跨国技术转移的现状分析及我国的应对策略

  • 长城战略咨询
  • 2015-07-15

     国际金融危机之后,世界进入了创新全球化时代,人才、技术、资本等创新资源在全世界范围内快速流动。在日益“平坦”的全球市场当中,高效地利用全球创新资源是企业、区域取得竞争优势的重要途径。其中,跨国技术转移又是人们关注最多的主题之一。从规律上看,技术转移涉及的内容已经远远超出技术本身,涵盖了法律、战略、投资、管理等各环节,并且具有高度的个性化。且跨国技术转移的复杂程度更高,必须充分考虑各国法律、商务习惯和文化的差异。时至今日,跨国技术转移的模式已经相当丰富了:既有以人员携带技术跨国流动为基础的跨区域创业,也有企业直接在海外设立制造基地和研发中心,还有标准联盟在国际市场“跑马圈地”,以及目前快速发展中的研发众包等。同时,一批专业服务机构和协会组织在跨国技术转移中的作用中日益突出,例如德国史太白技术转移中心、以色列Yissum、北美技术经理人协会等。

      近年来,研发众包和技术并购成为跨国技术转移的热点,二者有着各自的特色。研发众包是将企业的研发需求通过互联网平台等方式向全世界公布,从而高效利用全球研发资源。这种模式不仅彻底打破了地域的限制,而且以一种高效的方式利用个人、小规模研发团队、小企业这类极为分散的研发力量。技术并购侧重于将对象企业的核心技术、专利布局、研发团队、创新管理、品牌等方面整体并入自身企业,以期获得持续的技术创新能力和市场拓展。对于企业而言,开放式创新能够带来更高的研发效率,但是也要求企业必须具备更高的创新管理能力。辉瑞利用技术并购使得研发效率提高了十倍,思科凭借技术并购成为世界顶尖的网络设备企业,谷歌凭借技术并购一举跃为互联网时代的霸主。

      中国已经确定了创新驱动的发展战略。走开放式自主创新道路已经成为中国企业和政府的共识。近年来,中国企业在跨国技术并购方面的力度增加增大,例如,京东方收购韩国现代TFT—LCD、三一重工收购普茨迈斯特、北汽集团收购萨博、吉利收购沃尔沃、联想收购IBM和摩托罗拉等。而且跨国技术并购早已不是中国“巨头”企业的“专属”,一批快速成长的企业也加入了这个行列。例如,完美时空先后收购美国两家著名游戏公司;复星医药收购以色列AlmaLasers公司。同时,中国各级政府也在促进跨国技术转移方面开展了大量工作。例如,2011年中意技术转移中心正式成立,2012年中国—东盟技术转移中心成立,2014年中国—南亚技术转移中心成立。2015年4月,第五届跨国技术转移大会在北京举行,大会设立跨国技术转移与并购专场,来自各国企业家和专家进行了热烈讨论。

      随着创新全球化的不断深入,中国企业的跨国技术转移已经驶入了快车道。对于区域政府而言,对创业期企业群体,培育跨区域创业者、集聚国际化“创客”群体、搭建研发众包平台等是实现跨国技术转移的重要措施;对快速成长企业群体,可以重点支持其并购欧洲、以色列的特色中小企业,或者直接在欧美设立研发机构,利用“欧洲的科学家”+“中国的企业家”实现快速发展;对高技术大公司企业群体,可以支持其在全球布局,建立完善的创新管理体制,并鼓励其将技术并购的着眼点前移,关注具有原创性的技术原型或创业企业。同时,推动专业性跨国技术转移服务机构发挥作用。

——本文为《中国高新区》2015年第6期“卷首语”